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“试验田”里风光好(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·来自一线的蹲点调研)

2020-01-13

每当节假日,藏在武陵山区深处的青堡村就会热烈起来。

17个房间早已客满,订房电话还响个不断。“兄弟民宿”农家乐的负责人黄正学跟妻子算计:“要不下一年把房子再扩建一层?”

从黄正学家的三层小楼上望出去,青瓦白墙的土家风格高楼沿着山道迤逦而建,阡陌纵横的蔬菜基地向远山延伸……

青堡村地点的湖北省恩施市龙凤镇,2013年被列为国家归纳扶贫变革试点。6年过去了,在扶贫搬家、移民建镇、退耕还林、工业结构调整等方面先行先试,黄正学们迎来了决胜脱贫奔小康的好日子。

“挪穷窝”迁新居,日子“翻了天”

三层小楼里,沙发、平板电视、冰箱等家具家电一应俱全,厨房里沼气灶焚烧就来。在青堡村易迁小区,54岁的刘大国咧嘴一笑:“现在这日子就像翻了个天!”

刘大国是龙凤镇5716户搬家户的一员。搬家之前,他们居住在平均海拔1400米的莽莽大山中,出山有必要奔走风尘——要翻越一处叫手爬岩的山崖,还要蹚过六七条湍急的河流。

1993年秋,青堡村五六个乡民抬猪蹚过湍急山涧的一幕,被人拍照下来,相片以“路在何方?”为题登上了人民日报。

“那时卖猪得几个人合伙抬猪过河出山,大冬季河水冰凉,蹚一回河,人也病一场。”回想当年抬猪下山的阅历,刘大国不由蹙起眉头。

住的是祖辈建的木头房,吃的是挂坡地上靠天收的玉米马铃薯,喝的是岩窝窝积下的雨水……出行难、饮水难、用电难、住房难、上学难、看病难、增收难,龙凤镇一向深受贫穷摧残,2013年头全镇贫穷人口比例达35.6%。

一方水土,难养活一方人。龙凤镇包围,非搬家不行。

试点之初,龙凤镇用一年的时刻统一规划规划,出台了城乡建造、经济社会开展、土地归纳利用等3项总体规划以及交通运输开展等28个专项规划。然后执行扶贫搬家、土地增减挂钩、特征民居改造什物补助三项奖补方针,分步施行搬家。

2014年,刘大国一家搬出了深山,花了15万元建起来的房子,得益于各项奖补资金,自己只掏了3万多元。

现在,龙凤镇共建成9个中心社区、37个居民点和2个安顿小区,引导5716户2万多乡民从自然条件恶劣的偏僻区域搬家至集镇、中心社区或居民点。一起,建成一级公路55公里,其他等级公路610公里,“出家门、上车门、进城门”的村庄归纳交通网络开始构成。

“换穷业”走新路,荷包“鼓几圈”

山中露重,龙凤镇龙马村的茶园小道上,苔藓湿滑,一脚下去,滋滋冒水。70岁的刘景志吆喝着与乡民们一起到茶树园里干活。

“老刘,年末脱贫检验按手印有没有问题?”未到地头,村支书吉尚兵便喊开了。

“荷包都鼓了好几圈了,脱贫还叫事?”刘景志挥挥手,哈哈大笑。

曾经种水稻、玉米,一年到头只管填个肚饱。现在退耕还林,刘景志种了7亩茶园,租给抹茶加工厂做栽培基地,一年租金就有1.4万元,老两口在茶园打工,一天薪酬180元。

退耕还林,是龙凤镇贫穷户换穷业的一大抓手。当地依照“公司+专业合作社+农户+基地”形式,大力开展茶叶、漆树、小生果等高效经济林,先后引导4500余户贫穷户以山林、土地入股的方法参加专业合作社。

“换穷业”的进程并不简单。吉尚兵介绍,龙马村为了发动乡民们改种茶树,“院坝会”开了不下20次,扶贫干部挨家挨户上门做作业,免费发放茶树苗和肥料,免费安排栽培技术培训。

“干部带头先挖自家的水稻田,然后带着挖机一家家地挖田埂。”龙马村第一书记黄先荣说,一年时刻,龙马村将全村25度以上的3600亩坡犁地悉数退耕还林改成茶园,并将悉数茶农归入茶叶栽培专业合作社。

为了让扶贫工业“立得住”,龙马村引入多家茶叶加工企业,与茶农签定保底收买协议。来自浙江的客商还在这儿成立了抹茶加工公司,不只带来了机器采茶、遮阳布掩盖等增产新技术,还将龙马村的茶叶卖到了日本、韩国等地,提高了茶农的收益。

“早知道一亩茶能卖三四千块,我就不跟你‘干仗’了。”最初不愿种茶叶的“犟脑壳”彭恩声,跟前来造访的黄先荣开起了打趣。靠着8亩茶园,现在彭恩声光种茶一年收入3万多元。

龙凤镇党委书记程俊毅介绍,现在龙凤镇建成茶叶、烟叶、蔬菜、小生果等特征工业基地6.2万亩,引入农业龙头企业25家,培养农人专业合作社141家,全镇80%的犁地完成会集规模运营,70%以上的农户融入工业链。

为让新式农业运营主体更好开展,龙凤镇在2015年试点组成专业合作社扶贫合作联合社,从扶贫专项资金中拿出2000万元注资入股,并安排需融资的40家专业合作社注资入股。

“注资入股的专业合作社能够依照1∶5向金融机构请求借款,也可在合作社内部拆借、过桥,处理融资难题。”龙凤镇金融办主任程文新介绍。

上一年末,龙凤镇村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到达11950元。

“拔穷根”谋复兴,探路全域旅行

接连“挖”来4名本科生,龙马民族学校的校长吴艳锋但是意气昂扬了一把。

“前几年,不少教师来学校报导当天就闹着想走,学校生源也是比年下降。”吴艳锋说,2007年他从三峡大学毕业后来到龙凤镇支教,十余年间见证了这所村庄学校的变迁。

起色来自试点方案中的镇村共建方案。2015年,龙马民族学校重建,出资达4000万元,本来破旧不堪的学校一举变成龙凤镇最好的公共设施:在镇街范围内最大的一块平地上,新建成5座教育楼,现代化的教育设施一应俱全,还有标准化建造的操场。

办学条件好了,优质师资随之而来。曾在利川市城区教育的长江大学本科毕业生黄建萍,2016年自动找到吴艳锋,调来老家教育,现在担任校办主任。“现在老家的开展一日千里,一点儿不比城里差。”黄建萍说。

龙凤镇副镇长王东介绍,试点以来,龙凤镇迁建、新建初中、小学、幼儿园16所,并与恩施城区中小学构成教育共同体,实施“大校带小校、大手牵小手、大课连小课”准则,推进优质教育资源下沉、同享。

不比城里差的,还有新扩建的城镇卫生院。龙凤镇中心卫生院龙马分院设置了长途会诊室,经过专家上门坐诊、视频长途会诊等方法,与恩施市、州大医院构建联合体,完成城乡优质医疗资源同享。龙马分院主任商守毅介绍,上一年分院的住院患者超越1000人次,全年累计服务患者7000多人次。

坐落龙马村的龙马风情小镇上,特征民居、土家集市等元素相映成趣。每至黄昏,身着土家服饰的男女老少集聚广场,莲响、摆手舞、腰鼓等民族歌舞让远道而来游客恋恋不舍。

“要想‘拔穷根’有必要在工业上谋开展,精准扶贫和村庄复兴在龙凤镇是同步进行的。”程俊毅说,龙凤镇探路全域旅行。在龙马片区,现在已有200多户民宿,每年招待游客4万多人,增收上百万元。

现在的龙凤镇,新建、改扩建的15座水厂,保证了全镇大众的安全饮水;完成了4G网络中心村全掩盖,宽带入户率达51%;集镇上,露天电影院、百货商场等等一应俱全。

“咱们是村庄里的都市,城市里的村庄。”吉尚兵说。
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